關於部落格
分享,為什麼?Writing For What Is Writing。迷戀文字,感性而渴知性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主動結束自己生命的選擇

我曾經以為,自殺是每個人(至少是『幾乎』)都曾出現的念頭,它反應你人生裡遇見挫折強度的最大化;我且堅信,對每個獨立的個體而言,挫折的強度只有和自己比較最準確,當然不會有公定的標準,但我也知道這是一種希冀尊重他人情緒的理想化,畢竟我們都已經社會化,社會化後的每一份子如何不與他人比較。

是因為看了《巴別塔之犬》的關係,裡面一開始就死掉的女主角,曾經告訴書中第一人稱的丈夫,如果有機會,她會樂於選擇自己生命結束的時刻,主動的。

我對該書的感想是,那樣無法處理自己一時的情緒以致主動結束自己的生命,可以說是一種注定,無好無壞,因為是注定;在那些情緒點的某個不久的未來,都可能知道可以海闊天空,可是怎麼忍受得了那個沉溺的「一時」,就真的得看個人造化了。新銳作家試著寫出感情的深度,但最後在處理女主角何以選擇這步路的時候,卻看不到更深的深度;雖然也極可能只是我看淺了它而已。

然後不免俗地我要說,在我生命歷程的印象中,最早產生『主動結束自己生命』念頭,是什麼時候、什麼情況。

是十一歲左右的時候,當時的我第一次寫新詩,是『新詩』唷!不是童詩,那個年紀總對早熟這件事有種欲拒還迎的羞赧和驕傲,而且根本不會懂什麼叫「為賦新辭強說愁」。

十一歲的我計畫著要逃離家,帶著『巨額』金錢,至今我還記得當時我設想的數字是三千元,然後獨自在外流浪一週左右,再去結束生命;事實上我無法憶及我是否精緻地計畫自己要去哪裡(似有),或以何種明確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這個部分就比較模糊),但幾乎要當時三倍年紀的現在的我,解讀當時的自己如何難以喘息於對我而言極度不穩定的家庭環境,那不是經濟上或物質上的,是精神上的驚弓之鳥,甚至因為不是經濟上或物質上的,所有這個家庭以外的人,甚至會高度讚賞這個生養了這麼多孩子的家庭的父母,如何地「負責任」,每個孩子好手好腳、安穩地受教育、長大了…。

後來的我也明白,雖然說和父母是朋友算不上童話故事,能夠履行的家庭大有人在,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生命中的『苦痛』,帶著以前的陰影對後來遇見的人任性傷害,就公平嗎?當然不,所以處理好你自己『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可以說是生命的基本職責吧!我如是自期。


另一個狀況,我也與人討論過,一個人有沒有權力主動結束自己的生命?基本上我站在贊成的一方,卻仍能明瞭這是「社會←→個人」的光譜拉鋸,你如果多站在「社會中的一份子」那方,你的自我就多隱形一些;簡單說,如果我有朋友--或我自己,非常乾脆決斷地選擇主動結束自己的生命,而且它成為事實了!那麼繼續活下去的人,也只有接受,當然你可以在這種「危險群」還活著的時候多「勸導」一點,但我指的是既成事實。比較受不了的是那種「死不掉的想死人」,恕我不敬,但我一直覺得以死亡為籌碼爭取關心,也是對生命的不敬;前提是我真的相信有深思熟慮地主動選擇結束自己生命的人。

就說到這裡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