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分享,為什麼?Writing For What Is Writing。迷戀文字,感性而渴知性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令人意外的「松子」

完全無預期會引起討論,只因為我坦而然地說
是的,松子那樣很令我討厭,結果好些人說:
你不可以討厭、你怎麼可以不體諒別人?
                                                                               
大概是這個意思。
                                                                               
真令人錯愕啊!我以為我已經是個儘可能體諒他人到軟弱的地步了呢!
我不時地以《人造衛星情人》裡的妙妙作為自我警惕,
我不干涉他人的選擇,但我的情緒有它自己行進的自由吧!
我的討厭並不會那麼侵略、涉入地想要去干涉他人改造為自己喜歡的模樣的地步啊!
                                                                               
噢,以上的文字有好多的「我」啊!
因為那個討論串我是結束在引用你的文章的地方,所以把這最後的感想貼在你這裡。

--上文貼在友人BBS個人版。--

我顧著回去改連結(第一個連結貼錯了)
想不到有人回應呢,嗯。
昨天我在電影節的報紙上看到一段話
說得好得讓我在那段話底下劃線,
雖然我是沒機會看到那部電影了(吧?)
正好和你這篇回覆的意思相同。
                                                                               
愛的宿命與習題RETRIEVAL
「我一直對社會中弱勢的、被排拒的,或者道德上有矛盾的人物感興趣。這
些社會的邊緣人在人生的轉折點上,往往會做出錯誤的決定,傷害了自己也
傷害了別人。
我們可以毫無困難地批判他們,而不去理會他們的行為背後的
動機。我們忘了一件事:當你週遭的世界善惡含混難分,價值觀模糊不定時
,走入歧途往往是別無選擇的。」
-斯拉禾米.法比基
                                                                               
如果我想討論我初看松子感到極度不以為然的原因的話嘛
大概是我對於「沒有人理會我」這件事是相當自在的,
我們可以就事論事嗎?不要泛論到其他所謂社會底層者。可否?
我對於身體的被傷害只為了「無論如何有人陪在我身邊」這件事完全無法接受
不可以傷害我的身體,無論如何,不可以。
                                                                               
對於選擇的茫然,哈哈!我有寫過另一篇文章…(又要推銷自己了,抱歉各位Orz)
http://blog.yam.com/idoo/article/9404644
雖然我們很容易被影響,雖然世界上有很多無奈,
但是可能的話,嗯,性格恐怕佔很大因素,竭力為自己尋找各種可能與出路
欸,這是我們無論如何要高喊"教育優先"的主因,因為這才有打開侷限的可能

--我在板上的回應1--

推 singinfire:就事論事的話,松子就是寧願肉體被傷害,也希望有人在   07/02 20:12
→ singinfire:她身邊。不能因為你無法接受別人傷害你,就說她的想法   07/02 20:13
→ singinfire:荒謬。(荒謬一詞出自你的原文)                       07/02 20:14
→ Eileenso:她不荒繆  但她要為她的想法負責                         07/02 20:31
推 singinfire:她有對她的選擇負責。                                 07/02 20:42
                                                                               
唔,對我來說是荒謬的,因為我不會那樣選擇,但她那樣與我何干呢?
為什麼要這麼憤慨我對她地感想呢?(簡直到了有被攻擊感覺的地步XD)
                                                                               
有朋友對松子的感想是:
我們會覺得松子太奇怪了怎麼會這樣,說不定只是我們怯於毫無回報地付出
                                                                               
我也覺得那朋友說得極好啊!
                                                                               
我也覺得松子有對自己的人生負責,我對松子的討厭與感想非常重要嗎?
每個人都可以對另一個人不干涉對方地發表感想吧!如果你能理所當然地活著
不妨礙他人,別人的感想會妨礙到你嗎?他人的感想一定要說服得贊同自己才行嗎?
因為這種對松子的「捍衛」實在令人感到害怕XD
                                                                               
                                                                               
我找到友人寫的松子感想了,推薦他寫的一下,他寫得很好(比我好多了Orz)
http://blog.yam.com/holmes/article/7210155
                                                                               
                                                                               
  松子非惹人嫌不可,否則我們沒有理由說服自己保守著那令人懊惱的偽裝和算計,沒有理由維護那令人沮喪的自尊和虛榮,沒有理由苛責愛的殘缺與傷害,沒有理由憐憫那除了不惹人嫌乏善可陳的眷戀與寂寞,沒有理由不承認我們總是對他人的人生評論得太多、理解得太少,或許也對自己的人生選擇得太多、決定得太少。

--我在板上的回應2--

http://blog.yam.com/idoo/article/10489875   
http://blog.yam.com/idoo/article/10490155  
http://blog.yam.com/holmes/article/7210155

--相關連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