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分享,為什麼?Writing For What Is Writing。迷戀文字,感性而渴知性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搶先看《怪盜莫倫西》-氣味與仇富



四月份得知「《怪盜莫倫西》搶先閱讀活動」http://forums.chinatimes.com/art/montmorency活動,
因為總是是對書來者不拒,就開開心心地寄出了所需資料。不多久,真的來了書,老實說開心之外有點訝異、被嚇到了,沒有書被、封底也是完全空白,勉強只有書皮有封面,特別翻到底頁,噢,真的是一本書,它有ISPN。

好的,直接切入主題,看這樣的書的時候,最怕熬不過前面瑣碎背景介紹的無聊期,等到「蒙特莫倫西」這號人物定了型,要順勢而下也就容易得多了。


故事一開始血肉模糊的形容並沒有嚇到我,畢竟經過CSI的千錘百鍊,只是這個小賊看起來一點都不厲害,以前很厲害嗎?不然怎麼叫怪盜?可是,看不出來。在監獄裡的時候,那些爬滿周身的傷疤給我的想像與震撼感不敵對氣味的想像。

起先小賊主角從科學會的報告中,在下水道工程解說議程時的他-醫學治療成果展品,仔仔細細把下水道圖記得很熟。下水道,下、水、道!很臭!!以及:小賊如何有那樣的思考脈絡去把這些對他的前半生來說是艱澀難懂的專業知識熟記呢?


在監獄裡的日子雖確實逐步使小賊變成怪盜,但我無法被說服的是,小賊因為個小狀況把自己跌得全身支離破碎之後,難道連腦子都一併換了?但或也不必苛求太多,畢竟只要「知道」下水道是好用的,其他的熟悉過程或探索,等出獄再慢慢來都可以。而那個時代,下水道是新的東西,新到「一般小賊」們是沒有管道可獲知此資訊去想像,更別說加以運用了。

監獄生活的後期,體能的鍛鍊令我頗激賞,在肢體皮囊的運用上,就是要讓它好好地運作、新陳代謝,就越能隨心所欲地操控自己的身體。


*氣味,失於脈絡的想像

然後出了獄的小賊開始第一回的掠奪,很成功,但又沒辦法說服我了!(真的是很難搞的讀者)

拜託!下水道裡面一堆屎尿的,難道他不會帶著滿身「上岸」來,打破高級店家門窗的時候,不會沾在什麼東西上面嗎?租下的破爛小屋也不會有人覺得他超臭的嗎?

顯然是不會,因為那個時代的人都很臭,嗯,或者說,都習慣以氣味掩蓋氣味,而小賊尚未出現「上流身分」以前的低階層者,能多臭就讓它多臭,不會有人覺得奇怪的。

因此明白了自己對於氣味的想像,僅只是失於脈絡的錯誤設想;但這之後,在我心中卻頻頻出現很冰冷材質的「未來」畫面;現在的我,連公眾交通工具上鄰座的人身上帶有氣味,都會想要拿出口罩,以後的人對氣味的容忍度可以到哪裡?會有多「無菌」?!


*書寫的運鏡技巧

第八十頁,小賊拿著報紙,欣賞自己的「成果」,報導中如何誇飾這賊,他就有多少被讚美的感覺;而另一邊,警探則沮喪地閱讀著,一張報紙、兩個鏡頭,同時描述。類似這樣的書寫技巧,較印象深刻的是在《達文西密碼》裡看到的。


*仇富

在網路書櫃anobii上,同樣看過這本書的人之一(大概也都是有參與活動的)提到亞森羅蘋,沒錯,就是亞森羅蘋,非常復古的,他一定要劫富濟貧,就算這個「貧」就是他自己;但雅森羅平之後,我更能聯想到的是勞倫斯.卜洛克筆下的羅拔登,不過那已經不夠「童話」、「復古」了。

但他們都有個令人難以忽略的共通點,就是仇富,他一定要劫富,而且只劫富,那些拿來炫耀的、非生活必需品的,都成了罪惡;好的,那麼再讓我們處在「現在」的時空脈絡裡,那些「非生活必需品」可都是「品味」啊!某種程度它們還是推動經濟發展的大齒輪呢!但彷彿只要你炫耀你的財富,你的財富就是來之不義;貧窮被絕對同情,在童話式的簡單脈絡下,這點真的是卜洛克嘲弄得有趣些。


*感動的情境

小賊第一次聽歌劇,茶花女,他哭了,聽不懂義大利文,但是他哭得好感傷,好熟悉是嗎?在對我這種讀童話太老的年紀,電影「麻雀變鳳凰」的王子與公主也一塊兒去聽公主聽不懂義大利文的歌劇而淚滿襟呢;我想像那感動的情境,周身音樂的圍繞,投入的氛圍…

其實我們一直崇揚著這種無形的「品味」享受,只是在此同時,你不能金光閃閃、你不能用高級餐具,因為那必須拿去救濟絕對可憐的貧窮人家噢!


所以,如果我們看童話,它是好看的童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